令和时代第一场国政选举,安倍政府“期中考试”成绩不理想

■7月22日,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在日本东京自民党本部召开记者会 新华网图

日本国会第25届参议院推举了局7月22日清晨发表。由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同盟
照旧将参议院牢牢把持在手中,但修宪权力丢失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大都。

正如日本共同社所说,这是令和时代第一场国政推举,民众将对执政6年半的首相安倍晋三给出“期中考试”评价。这次推举也是本届安倍当局2017年11月启动以来的第一场大型国政推举。

继承执掌参院

日本参议院议员任期6年,每三年改组一半,此次改组的是2013年当选议员。根据日本客岁修正

休学的相干
法令,参议院议席数扩容6席,从原先的242席增至248席,本次推举先扩容3席,共选出124名参议员,推举后参议院议席总数达到245个。

最终开票了局显示,自民党斩获57席,计入公明党14席后,执政同盟
合计失掉71席。加之未改组的70个议席,执政同盟
选后在参议院占据141席,超过半数,继承掌控参议院。

剖析人士指出,由于日本选民求稳心态较着,再加之在野党难改颓势,执政同盟
此次获胜在意料之中。2012年安倍政权上台以来,自公执政同盟
在日本政坛一直占据主导地位,赢下多次众议院和参议院推举。此次推举了局再次体现了这一政坛格局。安倍当局将继承拥有稳固的执政根蒂根基,内政外交政策预计保持
基本不变。

此次推举中,主要在野党立宪民主党、日本维新会、日本共产党和公民民主党分获17席、10席、7席和6席。为攻破自民党独大格局,在野党在局部选区展开配合推举联合候选人,但即便如此,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所获议席也不及执政同盟
四分之一,没法对执政同盟
形成实质要挟。

修宪难度加大

所谓“修宪”,等于试图修正

休学日本现行宪法的第九条,解禁日本自卫队。据共同社报导,安倍的自民党修宪推动
本部经由过程召开全体会议,“梳理演绎了党内基本修宪定见”,提出了两种方案:其一为安倍本人提出的,在不改变第九条原内容的根蒂根基上,添加有关自卫队的内容,明白日本自卫队的新功能和作用;其二是基于自民党2012年提出的修宪草案,即干脆删除宪法第九条中“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和平力量,不承认国度的征战权”内容,并进一步写明自卫队的目的和性质。有剖析称,这实质上是要把日本的“和平宪法”改为“和平宪法”。

选前,修宪权力能否保持
三分之二以上大都是本次参议院推举关键看点之一。在这方面,在野党可以说成功完成阻击。

自民党、公明党、日本维新会等修宪权力在推举中共失掉81个议席,加之79个未改组议席,在参议院的议席数降至160个议席,不足议席总数的三分之二。根据日本修宪相干
程序,策动修宪动议需求在国会众参两院别离失掉三分之二以上议员支撑。

日本言论普遍以为,这一了局意味着修宪权力依托议员数量优势强行修宪的可能性消失,安倍所提出的“2020年实行新宪法”目的恐怕无从完成。

安倍21日半夜在接受各大媒体采访时宣称,他将在剩下的任期中对修宪策动挑战。安倍这一届的首相任期将在2021年到期。

不过,安倍的修宪门路设计并非易事。首先,立宪民主党坚决支撑在安倍执政期间修宪,这个最大在野党将继承在国会表演阻击安倍的堡垒。其次,公民民主党虽有被挖墙脚的可能,但其党内人士向日本媒体强调,“良多选民是由于公民民主党支撑安倍修宪而将票投给了咱们,党内保守派议员不可能背叛这种民心,领导层也不会纵容他们投敌”。

此外,现有修宪权力也不是铁板一块。2016年参议院推举后,修宪权力在众参两院均达到可以策动修宪动议的三分之二大都。但过去3年,修宪日程并未失掉严重希望,近来更是处于停滞状态。其重要原因等于自民党、公明党和日本维新会虽然支撑修正

休学宪法,但对修正

休学内容定见不一。

剖析人士以为,在过去3年修宪权力占据较大优势的布景下,安倍尚且未能在国会策动修宪动议,如今在参议院失去三分之二以上大都后,修宪难度将进一步加大。并且,即便安倍当局闯过参议院这道坎,全民公投也会让“修宪梦”难圆。民调显示,大都民众以为没有必要急着修宪,因此安倍修宪要过“民心关”也不容易。

知多D

根据日本法令,修正

休学宪法的动议需求在国会众参两院别离获取三分之二以上议席的支撑,修宪动议策动后最终需交由全民举行公投表决,只有失掉半数以上的支撑能力经由过程。

现行《日本国宪法》于1947年5月实行。宪法第九条规定,日本永远放弃策动和平、武力要挟或以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成这一目的,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和平力量,不承认国度的征战权。安倍一向追求经由过程修宪使日本成为所谓“正常国度”。

据新华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erpinny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