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碣居民沈敦武20余年潜心研究抗日战争邮政史

■沈敦武保藏了超千件抗战时代的邮政文物

上月中旬,中国2019全国集邮展览在湖北武汉举行,共85个国家和地域的1239部4683框邮集参加。在这个被誉为“集邮界的奥林匹克”嘉会上,石碣居民沈敦武一举取得两个镀金奖。

一枚小小邮票,连接一个全国。20多年来,沈敦武足迹遍及
20多个国家和地域,保藏了超千件抗战时代的邮政文物,并在一个很少人关注的领域——抗战邮政史上投入了大批的精力,最终完成两本专著《冲破封锁线》《烽火耀百城》,弥补了中国抗战邮政史研讨的空白,在中国集邮界独树一帜。

在咫尺方寸之间行走,把抗日战争年代的邮路奥秘呈现在当代人眼前
。“我只想弄明白,当年的抗战先进是如何维护邮政通信畅通的,而这个课题前人涉及不多。”沈敦武说,经由过程这些文物、专著能复原局部汗青本相,从对外邮路和印制邮票的角度来诠释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战争,让子孙后代不要忘记那段汗青。目前,沈敦武在创作第三本邮政文献类专著。       

痴迷邮票保藏六十余载

为什么会对抗日战争时代的文物这么着迷,还专门研讨那时的邮路?聊起这个话题时,沈敦武打开了话匣子,娓娓而谈,这要从他小时候集邮的兴趣说起。

1957年,7岁的沈敦武就读一年级,由于四周有比较好的集邮氛围,班上的同学都在集邮,于是请求爸爸妈妈买了一本集邮册。从那时起,沈敦武也没想到,这一集邮,就对峙了六十余载,不管是十年寒窗的学生时代,或是身为到处打比赛的运动员,或是摸爬滚打在军营里荷戈,仍是在事务忙碌的外企当管理人员,他一直把邮集带在身边,不竭收集,不竭研讨。

“我兴趣爱好宽泛,如集邮、围棋、音乐、体育等,但我更痛爱集邮和邮政学术研讨。”谈起和邮票结缘时,沈敦武把它当成一生的“知己”。

上世纪90年代初,沈敦武辗转来到了东莞,成为一家灯饰公司的厂长。在那时,相对于那些民众爱好,集邮只是冷门,就是这个冷门,在东莞也有一批爱好者。相对于他们,沈敦武的保藏显得“庞杂”,没有章法,那段时光,他陷入了沉思当中
,并对自己的保藏进行分类。

后来,经过一段时光的梳理,他惊疑地发现,自己保藏的邮票、信封等物品,多与抗日战争无关,而且这一主题在海内集邮界尚属空白,他有点诚惶诚恐。“抗日战争时代的邮路是个非常有意义的题材,抗战后期,在交通简直完全断绝的情形下,中国是如何与外界沟通的?”沈敦武开始有意识地着重这方面的收集和研讨。

辗转各地收集上千件邮政文物

从此以后,沈敦武一头扎入抗战邮路、邮票、文物的研讨当中
,利用节假日、休息时光外出考核求证,先从海内开始,足迹遍及
祖国各地。后来,他辗转到越南、缅甸、新加坡、法国、瑞士、比利时等20多个国家和地域考核,收集了上千件抗战邮票、文物等,并做了10多本笔记。沈敦武说,每一条邮路都要向当地的居民探听或请教学者,直到验证邮路的真实存在。

一套由抗战时代的贴片信封组成的邮集,在沈敦武的众多藏品中,格外引人注意。记者不寒而栗地拿起一个装裱好的信封,这封信密密麻麻盖了6个邮戳,路经冗长的西伯利亚铁路,1943年11月2日在土耳其经转,又经过十几个国家才到瑞典。

邮戳多代表了什么?有什么好保藏

侦察的?沈敦武说,这些邮戳上的日期,都处于抗日战争时代。一封邮件上有好几个邮戳,代表着这封邮件阅历的路线,也就是那时的邮路。邮路能够复原抗日战争时代的汗青本相,这些信件证明,中国是如何冲破侵华日军层层封锁,向国外传递信息的。

在沈敦武保藏的众多信封中,他认为极珍贵的两个信封当属盖有“鲨鱼涌”的邮戳。沈敦武告诉记者,鲨鱼涌位于深圳大鹏湾畔,在1939年11月至1941年2月建立了一个奥秘邮局,担负起国际邮件替换的任务。仅15个月的时光里,鲨鱼涌共奥秘收发海内外收支的邮件480多万件,那时许多从东莞发往国外的国际邮件,都从这里直达。为了保守秘密,不是所有经过这个网点的邮件都邑盖邮戳,盖有“鲨鱼涌”邮戳的实寄信存世仅30余封。

两本专著弥补中国抗战邮政史研讨空白

除研讨这个时代的信封邮戳邮路外,为了取得相应的史料,沈敦武也收集抗日战争时代的报刊、传单、书籍等。经过大批的汗青档案查证和实地考证,沈敦武开始把这些邮票、文物进行分类,整理成自己的考核笔记,并开始创作首本邮政史类文献。

2014年3月,倾注了沈敦武大批心血的抗战邮政史文献《冲破封锁线——中国在抗日战争时代的对外邮路》终于付梓,该书在当年的广东省邮展上取得了集邮文献大镀金奖,同年被评为东莞市文化精品创作。

以后
,他又用了三年时光研讨抗战时代艰巨
诞生的“百城版孙中山像邮票”,复原抗日战争时代极其艰巨
的环境下,福建百城印务局印制百城版孙中山像邮票的汗青脉络和通邮故事。本年7月20日,《烽火耀百城——百城版孙中山像普通邮票研讨》一书在福州市图书馆举办首发式,沈敦武与众多读者配合缅怀那段岁月峥嵘。

沈敦武探究中国邮政史的步伐并无停歇,目前,他在创作第三本邮政文献类专著。“收集这些汗青文物,每一件都来之不易,希望经由过程这些文物、专著能复原局部汗青本相,让子孙后代不要忘却那段悲壮的汗青。”沈敦武表示。(记者 袁健斌/文 蓝业佐/图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erpinnya.com